文学追梦|深圳市翠园中学罗滢(心剑)

当前位置:365体育网官网 > 365体育网 > 文学追梦|深圳市翠园中学罗滢(心剑)
作者: 365体育网官网|来源: http://www.lrffpjlb.com|栏目:365体育网

文章关键词:365体育网官网,雇佣兵轻剑

  “啧啧,”身穿闪着金光的盔甲,满脸胡茬的老骑士粗鲁地擦拭着溅上红艳的宝剑——那把老国王赐下的剑,“院子里的人?我还要命呢!”

  “那位领主真的这么说吗?”角落里一个略显清秀的年轻骑士询问,看着篝火中映照着被擦得光亮的剑,咽了咽口水。

  坐在年轻骑士旁的一个护卫队的雇佣兵回了他的话:“那可不,西河城的那位,悬赏院子首领的人头,给的钱很多。”护卫队雇佣兵轻笑着烤火,答出了年轻骑士最想听到的答案。

  西河城城主是老国王的远方亲戚,深受老国王的庇护,得以发了笔大财。而老国王在五月末被刺杀,西河城城主打着爱国的名号彻查此事,得知了真凶,满国悬赏。院子是一个新兴武装组织,虽新,实力却不弱。据说里头大部分是受到政治弊害的民众,甚至前皇家护卫队队长也在里边。

  “老国王被杀是活该。”篝火堆旁的另一个雇佣兵忿忿不平,一群人跟着附议,年轻骑士没有接话,老骑士揉了揉眼,起身走向黑暗的林子。

  林子里很安静。没有苍蝇在耳边嗡嗡地叫,舒服极了,他这样想。但是,他不禁觉得苍蝇的耳语唤起了他的心声。许是走在树叶上沙沙的脚步声惊起了林子里的蝉叫声,他的心绪被七月的蝉声扰成丝,丝丝缠绕着五月时的旧事:他因年长被赶出了皇家护卫队,可纵观古今,皇家护卫队从没有被赶出去的骑士,更何况是被赐了剑的骑士。他走到了湖边,湖上的月亮闪着微光,让他的眼前亮堂起来。他就着地坐下,揉了揉他蓬乱的头发。渴了,就拿出酒袋,喝上两口。

  “等等!”年轻骑士急了眼,拉住老骑士,“您现在还跟着队伍,说明您还没放弃。您就没想过...没想过为老国王报仇?你武艺高超,还被赐了剑,即使被队里赶出来,也是有……”

  年轻骑士走到了关押犯人的牢车旁,踢了踢牢车上的铁门,哐啷哐啷的声响震醒了车里的犯人,骑士大吼:“睡什么睡!”牢车里的死刑犯龇牙咧嘴,仿佛要吃了他。

  “年轻人,不要那么凶啊,”牢车里的一个死刑犯狡黠地笑着,“你身上有些吃的吗?我饿极了。拜托你了年轻人,你看上去不坏,什么东西都好,只要能填一填我的肚子。”

  “我?我上过。”骑士很自豪地望着商人在黑夜中看不清楚的眼眸,“那是我还没加入骑士团护卫队的时候,在西边围剿,我去了流寇的老巢。”

  年轻骑士拉了马,去湖边饮马,老骑士早已离开。饮马回来,他抬头看到稍远的篝火处密密麻麻地被酒袋遮挡,骑士们和士兵们举着酒袋咆哮着,庆贺着,呼喊着:“致新国王!”

  第二天一早,他们就启了程。老骑士已经到了城里,四处在街上逛着。街市都在准备着即将要进行的游行,庆贺新国王上位。

  他经过糖铺,周围一群小孩抢着要买糖,一位穿着朴素的妇人抱起她的孩子,低声说道:“等游行结束啊,我们再买糖。我们要参加游行,新国王是个好国王,我们吃上饭了!”

  新国王似乎不知道这些,游行完后,在城堡前带着好兴致完成了讲话,甚至当着民众的面颁布了许多有益于民生的法令,举国欢呼,而人群外,涌出了武装的兵力。

  “陛下不必担忧,”西河城城主抚慰着新国王“那是臣下的兵,为保陛下安全的,密探说今日,院子的人也会来,我们就在这等着他们。”

  “将士们啊!去消除威胁新帝的卑鄙小人吧!”西河城城主招了随从,“为保陛下安全,请陛下进入城堡。”随从胁着国王往里走。

  西河城带来的兵力不分兵民地展开了厮杀,人群骚乱,院子的人抵挡得有些吃力。老骑士被人群挤得动弹不得,流往未知方向。他急红了眼,不断用力摆脱人海的冲击,却也是无力,昏昏暗暗地被挤入了城里的暗道,小街道里松散了许多,他突然想到那极少人知道的城堡暗道设计,那暗道通往城堡护卫队的居所,他奋力拨开一条路,冲往城堡内部。

  护卫队汇合后赶往游行街,游行街像是被洗劫过一番。他们这才意识过来,游行前领主请召护卫队捉拿皇家要犯。这本不是护卫队的本职,想来,是为了这个吧……

  骑士们高举着剑,驾着马匹,高喊着驶入前沿。年轻骑士也高昂着头,准备打下他的“第二场战役,”却在一瞬间,他的马被砍断了脚,“残了脚”的骑士掉下来,倒在地上的“尸丛”,脚滑得起不来。带着金甲头盔的无名氏一剑砍下来,年轻骑士仅仅闭上了眼,认了输。

  他哆哆嗦嗦地回到了原来的地方,关押死刑犯的牢车也在那里。他蹲坐下来,闭上眼睛,双手捂住耳朵,什么都不去想,什么都不要去想,他对自己说。

  他睁开眼,是那个商人。他发抖的嘴唇已经说不出任何话语,他的手僵硬得不能移动,抽动的脸终于如洪水突破堤坝,他哭了出来。他的脑海里涌现着无数尸体,无数断头的人,还有,还有老骑士。

  “发生什么了?城里暴乱了?小伙子,小伙子!你别慌,你把门打开,把门打开!”商人急切的声音“唤醒”了他,他战战兢兢地勉强站立,捡了地下丢下的斧头两次才拿起来,他想,他抬不起斧头,也救不了任何人!

  他听到了死刑犯的哀求,他红着双眼,勉力站起来,把斧头递给了牢车里的人。他们挣扎着出来了,伴随着远处的厮杀声,他们的感激之词,感激年轻骑士的救命之恩的话语拯救了那厮杀声带来的裂痕,年轻骑士只是呆滞了,眼角的泪还在下流。

  年轻骑士想起老骑士曾经的辉煌,也是在这人山人海中实现的,他不禁苦笑,这样的辉煌,的确不那么好得。他走了两步,拎上那把斧头,准备再回去。

  老骑士知道自己不敌对手,便掩护国王奋力逃跑。他现在只不过在防御罢了。一招一剑下来他的身子就脆了一分,难道,当初被赶出来的理由竟也是真的了?他不知哪里生出来的一股力气,干翻了所有城主带进来的人,却被城主捅了一刀。

  城主笑了笑,又下了一刀,老骑士的力气仿佛被那拔出来的刀抽去了,他单膝跪下来,手里撑着的是那把国王的剑。

  最后一刀,一定会穿心。老骑士想道。老骑士在最后一刻被穿心的时刻举了剑,二人,双双倒在了地上。

  年轻骑士到那的时候,只有他一个人。老骑士的尸首和西河城城主的尸首倒在地上,年轻骑士缓缓走过去,呆呆地凝视着老骑士的亡容,抽出了他手中握得紧紧的剑。他摩挲着发热的剑柄。

  后来,西河城城主的计谋失败了,院子的人也被澄清了,士兵们赶了过来,他们看到呆坐在地上的年轻骑士,他的手里握着“打败恶人的剑”。大家大喊着英雄,英雄拯救了这里,欢呼声霎时淹没了年轻骑士,他却只是愣着。

下一篇:没有了

网友评论

我的2016年度评论盘点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